即時中通快遞香港查詢:
中通快遞香港查詢

扶貧警察,點亮山村的光

公安部駐黔西南扶貧工作組羣像掃描

2020年11月26日 07:38     來源: 中國警察網    作者: 辛聞   
中國警察網 · 辛聞  |  2020-11-26 07:38

  今年3月,貴州省普安縣退出貧困縣序列。至此,由公安部定點扶貧的興仁市、普安縣已先後脱貧摘帽。成績的背後,浸潤着一線扶貧幹部的付出與心血。

  時隔半年,在綿綿秋雨中,記者再次踏上行程,去尋訪公安部駐黔西南扶貧幹部孫安飛、齊朝棟、李建華、樊陽升、田智、侯毅的戰鬥足跡,瞭解他們的點滴辛苦,也記錄這片土地所發生的最真實的變化。

土地之困

  看着車窗外綿延不盡的山脈,辣子樹村第一書記李建華最初的心情複雜而興奮。

  “產業幫扶,着眼造血”八個字縈繞心間,這是他這個扶貧“第一書記”的第一任務。

  漫山遍野轉上一圈,心裏的熱乎勁涼了半截:辣子樹村石山、半石山橫斷隔絕,土地崎嶇薄瘠,只剩下“老弱病殘”苦苦掙扎。

  村委會副主任陳寬雲建議種辣椒,説“‘老乾媽’可以回收”。李建華興沖沖趕到貴陽種植基地考察,被專家一句“400畝連片種植辣椒才有可能回收”給否決了。希望剛剛冒了個泡,就破了。

  李建華不是容易灰心的人,他抖擻精神,一個猛子扎進村寨裏。

  與此同時,棉花村第一書記田智正在陰冷潮濕的山溝溝裏,深一腳淺一腳踩在泥濘中穿梭調研;老裏旗村第一書記侯毅在羣眾大會提出產業規劃,遭到村民當面否定:“書記,以前也這麼幹過,結果黃了。”西隴村第一書記樊陽升忙着收蘿蔔、扛蘿蔔,旁觀的人訕笑:“老闆又來收蘿蔔,今年要賣好價錢嘍!”

  土地之困造成連鎖反應,幹部失去信心,貧困户只信眼見為實,不想衝在前邊。還有人要求來點“簡單粗暴”:“直接發錢啊,給了錢就脱貧了。”

  最初的日子裏,扶貧工作組的情緒如黔西南深山裏的氣候——雲霧蔽日,看不清方向。

   

  布依族傳統佳節“六月六”到來前夕,村民陸大瓊沒有量尺寸,也沒有提前打招呼,依靠印刻在心中的記憶為田智(左一)縫製了一件當地布依族上衣。圖為節日當天兩人合影留念。

  撥開雲霧

  田智計劃種植金秋砂糖橘,叫好聲有,質疑聲也不缺。

  老百姓的話樸素而直接:“我們祖祖輩輩都一直種玉米,你現在説不種就不種,你有啥憑據?”

  田智不願放棄。專家實地考察後表示,棉花村的種植條件、氣候、海拔、土壤適合種砂糖橘。“天時地利”具備,只差“人和”。

  田智多方走訪,尋找支持。“扶貧工作組定期碰頭,交流心得、商量對策。”田智説,“他們拼命給我打氣鼓勁、出謀劃策,讓我度過了最初的迷茫和忐忑。”

  “產業幫扶是機關幹部的短板,偏偏必須得幹,那就迎難而上,一往無前。”掛職普安縣縣委常委、副縣長孫安飛想了想,補充道,當然也要因地制宜、順勢而為。

  終於,轉機出現了。普安縣領導聽説後,對砂糖橘產業表示認可;在村裏有極高威信的村民陸海信任公安,主動為砂糖橘產業站台……

  穿越山谷,跨過西泌河,田智拉着記者來到一株株小樹苗前。小小的砂糖橘樹已有半人高,泛着綠意,有的開始掛果,生機勃勃。

  以前,棉花村人世代困頓在深山裏,不敢“做夢”;今天,產業扶貧的理想照進現實,窮窩窩裏也照進了燦爛陽光。

   

  齊朝棟(左一)在民裕村查看茶樹長勢。

  只爭朝夕

  掛職興仁市市委常委、副市長齊朝棟與記者見面的時間一推再推。“我明天去看看貧困學生,你們願意去嗎?”齊朝棟終於聯繫我們。

  上午的雨下得很猛,一腳跨出去濺起老高的水。領着記者走完他包保的聯莊、民裕兩個村子。在路邊的泥水坑裏馬馬虎虎洗了一把手,齊朝棟又趕緊上車,準備中午去興義參加一場會議。

  “時間不多了,現在要加速跑,爭取走的時候不留遺憾。”説完,他看着車窗外,陷入沉思。

  孫安飛近來同樣感到時間緊迫。

  “茭白種植必須搶農期,去年就因為天氣等因素,兩季種植計劃變成了一季。現在收穫期鄉里勞動力又不夠,這怎麼能行呢?”孫安飛看起來温文爾雅、笑容可掬,可着急起來一張臉因為急迫而有些泛紅。

  在茭白田,孫安飛催着合作社抓緊找勞動力來收茭白;到了巴西菇養殖基地,又連忙看看烘乾車間裏一個個加工分揀出的菌菇質量是不是過關;邁進小米田,他一看穀穗飽滿、顆顆沉甸甸的場景,且喜且憂:“長勢這麼好,秋雨一到可經不住,得收啊!”

  早上天亮跑到晚上天黑,又在大山裏晃了一天,記者感到胸口發悶。可孫安飛還顯得精力旺盛、滔滔不絕。

  扶貧工作不是一錘子買賣,反倒像針尖繡花,要有勇有謀,更要百折不撓。

  辣子樹村的養雞場剛剛建成,就有村痞砍斷了輸水管,李建華協調派出所民警現場取證,到嫌疑人家中設伏抓捕;連續強降水把西隴村在建的產業路沖垮了,樊陽升就去現場勘查路況損壞情況,打報告申請維修款;老裏旗村的薏仁米加工廠遭村民堵路、阻攔施工,侯毅耐心勸説,及時化解了矛盾……

   

  侯毅(中)查看魔芋長勢。

  守望温暖

  樊陽升清楚記得第一次見到伍克志的樣子。

  “老伍蹲在牆根,一雙很迷茫的眼睛,眼神中看不到生活的希望。”樊陽升説,他的四個女兒見到陌生人造訪,躲到裏屋的桌角和牀底。

  當時的場景刺痛了樊陽升。這個七尺漢子擦擦眼鏡,長吁一聲,“想想我自己的孩子,心裏不是滋味。讓孩子過得好一些,成了我工作的動力。”

  後來,樊陽升在村裏辦起了烏金雞養殖場,場址就選在伍克志家100米外。伍克志當起了養雞場的管理員,不僅有工資,年底還可以分紅。

  老伍家也逐漸熱鬧起來,來往的人們多了,小女孩們不再是最初屋裏那羣木訥陰鬱的孩子。用樊陽升的話説,就是“眼睛中都有光了。”

  貧困長夜裏,總有人執炬向前。

  “中國幾千年來的貧困即將消除,我很榮幸能夠投入其中。”公安部扶貧幹部們説,“我們每個人不過是這個時代洪流的一滴水,雖然渺小,卻很驕傲。”

  入夜,布依族、苗族的萬家燈火點亮了沉睡的深山……

  (人民公安報融媒體報道組記者孫寶葉、郭坤澤、謝俊思、陳文峯、劉小莉、黃亦程、王曦)



觸屏版 | PC版

© 中國警察網